新闻中心

    【周末推荐】2018区块链没有春节 2019春节没有区块链

    2019-11-07 19:53:53 来源:cod娱乐-cod娱乐登录-cod娱乐官网 浏览次数 7

      

      2018年春节,三点钟社群引发的区块链狂热,搅动了整个互联网圈和投资圈。

      一波人涌入区块链行业,意气风发,踌躇满志。在外观望的,满怀焦虑,躁动不安。

      然而,一年后的2019年春节,区块链却似乎彻底冷寂,鲜有人问津。

      币价暴跌、泡沫破灭、企业裁员……区块链从业者的这个春节,并不好过。

      在困境之中,有人逃离,有人反思,也有人看到了新的希望。

      01 兴也勃

      如果你是区块链世界中人,回望一年前的繁华,一定有种恍若隔世之感。

      2018年春节,区块链投资人们回家过年,洋洋自得——在过去的一年,区块链投资机构们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    “亲戚朋友们问我做什么,我说我做区块链了。大家都来恭喜我赚到大钱了。” 区块链投资人林东说。

      在他的带动下,他很多老家的亲戚朋友们,也开始炒币。

      在2018年的那个春节,数字资产管理平台Hiwa也开始起步。那时它的产品负责人耿阳,对区块链行业满怀希望——“区块链带来了发展的可能,对于正在创业阶段的我们,就像久旱逢甘霖。”

      他将区块链视作自互联网诞生以来,第二个令人疯狂的机遇。加入时,他毫不犹豫。

      而那个春节,对区块链世界来说,最具标志性的事件,无疑是三点钟群的出现。

      大幕开启于春节前夕的腊月二十六日深夜。那时,趣游董事长玉红喝酒喝到凌晨两点半,无所事事。几天前,他刚刚听闻区块链,此时内心亢奋的他,随手找了几个还没睡的人,成立了一个名为“三点钟无眠”的微信群。

      “三点钟社群”自此横空出世。投资圈大佬薛蛮子、徐小平、蔡文胜,与一众链圈、币圈、互联网圈从业者纷纷入群。甚至连高晓松、佟丽娅、于正等娱乐圈大咖也不甘寂寞,加入其中。

      微信500人的群聊上限,无法阻止外界对于三点钟社群的窥探。三点钟群主玉红,鼓励人们以“三点钟”名号建立更多社群。一时间,“三点钟”攻陷微信。

      三点钟社群的第一场深度讨论,出现在大年初二。此后,大佬们关于区块链的分享讨论,不断被扩散到群外。区块链媒体人黄晋鹏,因此在春节一天都没过好,一直在整理大佬语录,抢发快讯。

      他并不在三点钟社群内,所有聊天记录都由领导转发而来。而他的领导,早已成为区块链的狂热分子,甚至没有回家过春节。

      “微信群聊记录‘合并转发’功能的日活,从来没这么高过。”在朋友圈,黄晋鹏调侃道。

      被区块链浪潮裹挟的他,也开始逐渐适应“三点钟无眠”的节奏。“那时的我,感觉自己就站在风口上。”黄晋鹏说。

      “大佬们都是半夜开始‘布道’,我和一个女同事开语音远程值班发稿。第二天早上,我妈问我是不是谈恋爱了,为什么半夜还在聊天。”他回忆。

      在2018年的这个春节,三点钟群引发了整个科技圈、金融圈的集体焦虑。区块链宛如一辆“时代号”列车——车上的人意气风发,车下的人无比恐慌。

      2018年春节过后,区块链行业人才的供需关系,迅速失衡。

      在层出不穷的媒体报道中,区块链领域普通技术岗位月薪4万起步,资深技术员年薪百万者比比皆是。有区块链媒体招聘实习生,都要付出万元月薪。

      随之而来的,是区块链行业飞涨的成本。

      “一个平均阅读量1000的公众号,一篇软文收费一个比特币。” 区块链行业从业者王鑫回忆,“和我们长期合作的一家公司,暗示我们应该报销头等舱机票:‘现在别人请我们,都是头等舱’。”

      02 衰也忽

      暴热之后,就是暴冷。

      大家想不到的,是三点钟群的衰退,来得如此之快。

      最早与三点钟群“决裂”的,是李开复。2018年3月,他在某活动现场公开表示,已经退出所有“三点钟群”。

      “拉入一个群,就被拉入更多群,所以我全删退了。”李开复说。

      火爆的三点钟社群,成就了中国链圈的第一批“意见领袖”。但在之后的数月时间里,他们的神坛,相继崩塌。

      2018年4月,美链BEC出现重大漏洞,币价一夜归零。随后,BEC被曝出与蔡文胜存在千丝万缕的关系。从此之后,蔡文胜在链圈噤声,就连微博也不再更新。

      另一个与三点钟群同时成名的“大佬”——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,在2018年5月宣布创办区块链项目“打车链”。彼时,滴滴正遭遇顺风车乘客遇害的公关风波,区块链信徒们则期待陈伟星能一雪前耻。

      然而,几个月后,人们只得到了“打车链”的坏消息——APP无法使用、公司门可罗雀、联合创始人“一心二用”开启新创业。

      区块链没能让陈伟星实现“复仇”,也没能让三点钟社群群主玉红再次发迹。

      曾经力劝链圈从业者不要发币的玉红,转头就在几个月后推出了XMX币。随后,XMX被人曝出代码抄袭EOS,其币价从2018年6月至今已跌去98.5%,如今不及0.001元。

      从爆发到衰亡,三点钟社群仅仅用了不到一年时间。

      社群如此,媒体、投资方和项目方也如此。黄晋鹏2019年的春节假期过得格外悠闲。“一共值班两天,只发了几条快讯。”他说。

      “以前的区块链媒体群,每天都有许多区块链媒体人推自家文章,并配上红包求转发。币圈凉了之后,好多曾经的区块链媒体人转型了,群里能看到各种文章——财经、互联网、汽车、美妆甚至小黄文。当然,红包也没了。”他说。

      他不知道自己还会写多久区块链。春节返工后,有传闻说,他所在的公司要撤掉区块链部门,把区块链的人转到产经部门。

      而一年前,他才刚刚由产经部门转入区块链部门。

      “去年和今年的春节,区块链投资人的感受,可谓冰火两重天。”林东表示。

      唯一的相同点,就是焦虑。

      “去年没心情过年,大家都想着着怎么赚钱,很焦虑。今年也没心情过年,因为不知道明年干什么,很焦虑。”林东叹息道。

      回家过年,他发现炒币的亲戚朋友都垂头丧气。大家聊的,都是2018年亏了多少,正在准备如何维权。

      而在2019年春节结束后,耿阳选择告别自己的创业之旅。他对外坦承了Hiwa的失败——项目的直接死因,是资金链断裂。

      团队解散后,他拍下了一张中关村夜景,发在朋友圈。照片中的中关村,灯火通明。

      “青春全部都在中关村了。”他在朋友圈写道。

      他计划再次回到大公司,找一份产品经理的工作。

      03 未来

      区块链泡沫的快速破灭,让许多人开始反思。

      这个行业发展太快,缺乏规范;投机者太多,打着区块链幌子的骗子横行,割韭菜明目张胆……

      在一片混乱中,随着币价暴跌,这个行业跌入寒冬,实在不足为奇。

      此时,一部分从业者开始探寻转型之道。

      投资人开始回归传统行业,媒体人纷纷转向互联网、泛财经等领域。区块链,成为了他们的心头之痛。

      相比轻资产的投资、媒体行业,区块链世界的矿工们,则要承担更大的压力。

      在比特币币价到达巅峰之时,即便是5毛钱一度的电,也要靠抢。一台二手蚂蚁S9矿机,曾经卖出过3万的天价。越来越多的人涌入矿圈,全网算力水涨船高。

      而一年后,当比特币的泡沫破裂,二手S9矿机的价格,已降到了千元上下。

      一个鲜明的对比是,去年春节,矿工都在忙着抢机器;而今年春节,矿工们都忙着甩机器。

      “今年过春节,矿工们最大的感受就是难。”矿工李盛告诉一本区块链记者。

      币价低、电费高,如何活下去,成了矿工最关心的问题。

      冬末春初,丰水期即将来临,中国矿工们开始南迁。与此同时,有一些矿工选择卖机离场,暂时或永久退出。

      区块链泡沫的破灭,也让另一部分人,看到了新的希望。

      “牛市里,不管是做市场、宣发还是招人,成本都很高。”王鑫说道,“泡沫破灭,反而是机会。”

      “熊市来了,我们也想趁机‘抄底’一下人才。”他表示。

      区块链的潮水退去,他所在的公司也经历了痛苦的裁员。但他坦言,泡沫破灭后,区块链行业终于回归正常。

      炒作少了,浮夸少了,骗局少了,泡沫少了,所有人都开始安心做事。

      在许多区块链从业者看来,返璞归真才是正道。在寒冬背后,孕育着真正光明的未来。

      尽管创业失败,耿阳仍然愿意用“希望”一词,作为连续两年春节的关键词。

      “2018年春节,区块链带来了新的机遇。2019年春节,虽然悲伤,但仍存希望。”他说。

      直至今日,他仍然对于区块链概念深信不疑。

      很多区块链从业者,也和他一样。

      *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。【责任编辑/邹琳】

      (原标题:2018区块链没有春节 2019春节没有区块链)

      来源:一本区块链